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集士港社区教育学院 > 社区教育 > 正文

集士港失地农民现状的调查研究

作者:zz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1-08-29  点击量:415

(一) 构建学习型社会这一理念逐渐被重视

法国人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提出了终身教育的概念,1968年美国人提出了学习化社会这一思想。随着社会的知识化、信息化,新的知识,新的信息不断产生并影响生活。人们在青少年时代学习的知识必然不能满足以后的生活工作的需要,因此必然产生“人人要学习,时时要学习,处处要学习”的要求。随着我国近年来科技、信息等飞速发展,创建学习型社会已是不容迟缓的任务。党的十六大明确提出了要形成“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的文化目标。

(二)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

与本课题相关的另一个重要背景是:中国已逐步加快城市化步伐。中共中央在“十五”规划的建议中提出了加快城市化进程的要求。全国人大批准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中明确指出:“提高城镇化水平,转移农村人口,有利于农民增收致富,可以为经济发展提供广阔的市场和持久的动力,是优化城乡经济结构,促进国民经济良性循环和社会协调发展的重大措施。随着农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和工业化进程的加快,我国推进城镇化的条件已渐成熟,要不失时机地实施城镇化战略”,还提出了5年内要转移农村劳动力4000万人的具体指标。

(三)宁波周边地区也进入城市化的飞速发展时期

随着近年市政府“城市东扩西拓”工程的启动,宁波城市化也进入飞速发展时期。我们集士港镇也在其内。

( ) 处于角色转型时期的农民具有其特殊性

而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村,与处于角色转型时期的农民,由于其自身的特殊性,在学习型社会的构建中,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组成部分。

其特殊性具体在于:

1、供农民耕种糊口的土地骤减,被征地农民大量出现。据相关资料显示,1999年到2002年,4年时间全省共征用土地155万亩。1999到2001年三年时间,浙江省被征地农民就达106万人。由于近年来农民城市化进程加快,被征地农民骤增,如果不能妥善安置,必将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2、农民形式上没有失去土地,实际上却成为失业人员。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农民逐步采用机械化耕种,农村劳动力出现富余;而农产品价值又因为机械化发展而降低,绝大部分农民收入必然相对减少。这一批低收入农民如果不妥善安置,也必将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虽然理论上农民可以自己寻找职业,但问题症结在于:农民能否找到自己能胜任并且自己乐于从事的职业?

知识经济时代必然向人们提出这样的要求:每个岗位的从事都必须拥有相应知识,而“相应知识”也随着时代发展不断变化并升级。而中国农民,他们的知识水平相对于整个中国社会知识水平来说,处在一个较低的层面上;因为农村知识化进程并不如城市之快,大多数农民并没有学习的习惯。近几年来,由于城市化进程加快,集士港镇也有大量土地被征用,近五年,共被征用土地达7千亩,出现了一批失地农民。与国内其他地区情形一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人口的增长,集士港镇也有一大批剩余劳动力从农村的土地上被解放了出来,而处在了无业的状态。集士港镇农村农民处在一种比较复杂的情形之下。

为了深入了解集士港失地农民的情况,今年九月,我们通过问卷调查和访问调查的方式,对本镇农村的情况做了一些深入的调查。

 

二、调查内容以及结果

 (一)失地农民的现状

被调查的100户失地农户家庭人口为291人,其中劳动力188人(详见附表)。调查户家庭原有耕地共270亩,被征用70亩,人均征用0.7亩;征用后剩下耕地200亩,人均剩余0.68亩。100户农户中,征地后收入增加的有65户,占65%;收入减少的有35户,占35%。在188个劳动力中,征地安置就业18人,杂工和务农相结合47人,从事农业生产55人,从事第二、三产业60人,赋闲在家8人,分别占9.5%、25%、29.3%、32%、4.2%。 

1、总体上征地后调查户收入比征地前收入有提高。征地后,被调查户年人均纯收入为7258元,与被征地前的6843元有一定提高(相隔三年)。从调查情况看,征地对多数农民来说是机遇,对少部分农民是困扰。土地被大量征用以后,打破了农民多年以来的劳动习惯和生活习惯,多数农村劳动力必须离开土地,在农业之外重新寻找生活出路。我镇经济比较发达,农村企业相对较多,农民找到工作的机会比较大,务工的人数比较多。由于地处宁波市区边缘,外来人口多,接收信息多,发展农村第二、三产业的成功率比较高。部分失地农民利用征地补偿费,开小商店经商、建房屋出租或买车辆搞运输,增加收入的门路比较多。还有,一部分村集体利用部分征地款搞了一些企业或建厂房、房屋出租,每年都有一定的分红给村民。总的来看,由于农业效益比较差,经商务工的收入均比务农高,失去土地后农民总体上收入并无减少。
  约有三成半调查户征地后收入减少。失地减收的35户农户收入减少,户均减少1211元,人均减少417元。其减收的原因主要有:一是一些家庭主要劳动力年龄偏大,文化水平低,不能找到工作;二是一些家庭人口多,子女尚小,劳动力少,吃饭人多挣钱人少;三是有些家庭长期有人患病,吃药看病花去大量的钱;四是经营第二、三产业失败。这些农民家庭,失去土地后收入普遍降低。
  2、杂工和务农相结合人数多,单纯从事农业生产人员比过去减少很多。从事农业人员少。许多农户家庭经济收入有多种成分,农闲季节进行各种杂工劳动,或兼营其它副业,保证了一定的经济收入来源。

3、失地农民存在的主要困难:耕地被征用,部分以种田为主农民的收入影响较大。一部分农民一直以来都是以种田为生,没有其它技能,一旦失去土地或土地减少,收入便骤减,生活陷于困难。

调查的详细情况见表如下:

100户失地农民调查情况

一、家庭人口总数

291人

其中:劳动力总数

188人

二、家庭原有耕地面积 (户均)

2.7亩

三、被占用的耕地面积 (户均)

0.7亩

四、当前的就业情况

 

1、安置就业

18人

2、杂工、务农相结合

47人

3、经营农业

55人

4、经营二、三产业

60人

(1)二产业

28人

(2)三产业

32人

5、赋闲在家

8人

五、耕地被占用前的年人均纯收入

7083元

六、耕地被占用后的年人均纯收入

7258元

七、耕地被占用前的年人均生活消费支出

2920元

八、耕地被占用后的年人均生活消费支出

3655元

(二)从事农业的农民现状

近年来,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集士港镇大力发展了蔺草种植业。除此之外,大棚种植、经济动物养殖等也渐渐形成规模。

我镇现有蔺草种植土地2.17万亩,从业农民4117人,占本镇劳动力人口的30%。

我镇蔺草种植业向以国外为主要销售方向。其中出口日本一国的蔺草草席数量占总数的70%。近年来,受国际国内形势的影响,我镇的蔺草出口业也时起时落,不是非常稳定。受大形势影响,这一部分以蔺草种植为业的农民收入也缺乏稳定性。最近几年,我镇竭力打开市场,将其中一部分蔺草草席转销向国内或者其他国家市场,农民的景况有所改善。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我镇去年蔺草种植从业农民平均收入为2500元,较前年有所上升。

目前,从事蔺草种植业农民的困难有:

蔺草种植的成本高。根据调查结果来看,平均种植每亩蔺草要花费600元成本(不包括人力)。成本过高,让一部分农民感到不堪重负。

蔺草的销售困难。许多农民反映了这么一个情况:往年是买主找上门,坐在家里卖蔺草;这几年是四处找买主,两腿跑断卖不出几根。

(三)其他无业农民的现状

我们这里所说的无业农民,主要是指一部分生活在农村、并没有完全失去土地而实际上由于土地已经不能够满足他们的劳动需求而已经失去职业的农民。这一部分农民的失业行为是隐性的,因此不为人所重视;而实际上,他们的生活也是比较艰难的。这一部分农民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农村的无业妇女。这一部分农民主要从事传统种植业为主,粮食能够自给自足,但是没有其他的收入,生活比较困难。

我们所调查的百户农家中,约有28%农民处在没有失地然而却无业的状态。一部分农村妇女只是依靠做一些简单的编织活来增加家庭收入,每天不过数元而已。而还有一少部分青年无业农民,由于生活空虚无聊,每日痴迷于网吧等地方,或者拉帮结派,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四)农民们的主要困难

就业受到外省劳动力的冲击。近几年来,我镇每年约有2.5万外来人口,外来民工对我镇建设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对本镇农业劳动力的转移也形成了一定的障碍。外省民工普遍年纪较轻,能吃苦,工资要求低,文化水平相对较高,本地失地农民中年龄偏大的几乎没有竞争力。应该说,再学习对于他们而言,是非常必要的。

教育支出大,部分农民不堪重负。调查农户中有的家庭有两个或以上的小孩同时在上学,读中专、大学的开支更大,农民靠本身的收入很难维持,只有向亲戚朋友借债。读大学的一年至少要六千元的学费(不包括生活费),读中学的学杂费一个人一年要二千元,读小学的一个人每年也要四百元以上。

缺乏发展资金。部分农民在征地后有意去做小生意或发展养殖业,但苦于没有资金,未能实行。这些情况是造成部分失地农民心理不平衡的重要原因。

 

三、调查中发现的集士港镇农民再学习方面的主要问题以及相关情况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同志就曾指出:革命的中心问题是农民问题,农民问题的中心问题就是一个土地问题。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同志时刻关注“三农”问题,他指出:“中国有80%的人口在农村。中国社会是不是安定,中国经济能不能发展,首先要看农村能不能发展,农民生活是不是好起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77—78页。党的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同志结合新世纪国内外政治、经济发展趋势,特别强调“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全局的首要问题”。党的十六大召开后,农民问题更是被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年初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胡锦涛总书记用生动的事例和精辟的分析阐述:农业是安天下的战略产业,无论经济发展到什么水平,无论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下降到什么程度,农业的基础地位都不会变。

我们在解决农民问题时,光靠“输血”不靠“造血”是做不好农民工作的。我们必须扎扎实实的做好农民的教育工作,要教育农民学习新知识,炼就新本领,适应新形势。教育农民,提高农民素质既是时代的需要,也是农民自身的要求。政府应教育农民主动去适应变化了的新形势,变被动的要我学为主动的我要学,用知识武装农民,以充分发挥农业的聪明才干。所以,我们开展了“农村城市化进程中创建学习型行政村的探索与研究”这一课题的研究。这一课题研究所进行的第一步,就是对我镇农民现在的学习情况开展调查研究。

集士港镇地处宁波西郊,可耕作土地2.17万亩,农业家庭7301户,劳动力人数2.078万人。近年来由于城市化进程加快,本镇大量土地被征用,出现了一定数量的失地农民。

为构建学习型社区,我校课题组成员于2004年9月,对本镇农民的再学习情况进行了抽样问卷调查。共调查农民1000人,其中男543人,女457人;十八岁以下(非学生)86人,五十岁以上364人;失地农民146人。调查的目的主要有:了解本镇农民的再学习积极性;了解本镇农民再学习的内容;了解失地农民的再学习情况;了解再学习与再就业之间的联系。调查结果如下:

(一)再学习积极性:相对不高

就我们目前的调查结果来看,本镇农民再学习的积极性是不高的。只有7%的被调查者平均每天用于学习的时间多于十五分钟,绝大多数农民并没有任何学习时间。15%的被调查者接触过电脑或者能够熟练操作电脑。

我们从调查中发现有以下几个现象:

1、年轻农民再学习积极性相对比较高。接受调查的86名未成年农民,在学校毕业后全部都接受过知识技能培训。但是,五十岁以上364人在近三年内却只有极个别农民看过一定数量科技书籍,学习了一定的新技术技能。

调查中发现,农民普遍认为,学习是学生时代的事情,现在自己已经没有再学习的必要。超过60%的农民都持这一看法。他们认为,学习只是少年人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或者改变自己的人生道路所必须的一种手段而已。而自己的命运已经基本定向,所以学习也就没有必要了。他们不认为学习会给自己的生活会带来很大的变化。这也是他们缺乏再学习积极性的原因之一。

2、男性再学习的积极性相对女性要高。就调查的结果来看,除了未成年女性外,只有极其少数的年纪相对比较轻的女性在近三年内学习了新的知识机能。而男性总体的三年内再学习的比例则有27%。绝大多数女性在养育了孩子之后就没有进一步学习新的知识技能。

调查中发现,绝大多数成年女性有比较固定的角色认定。她们认为,作为一个农村女性,她们最直接的任务,就是养育子女,操持家务,或者做一些比较简单的手工活——前提是不会影响自己操持家务。再学习、找工作,那是丈夫做的事情。

3、失地农民的再学习积极性相对比较高。失地农民三年内再学习的比例高达42%。这个数字是相当惊人的。

究其原因,失地农民再学习的积极性如此之高,与他们的“无业”境况有着直接的联系。有农民就说:“不学不行!没有一定的技术,工厂不要你!”

(二)再学习的内容:较注重实用

就调查的结果来看,本镇农民再学习的内容,还是以实用性为主。对于相对比较热门的知识技能,农民们不一定感兴趣。就目前比较热门的计算机培训来说,46%的农民就明确选择:那些操作技术对于我目前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作用,我并不想学习。就是目前在城市里非常时兴的驾驶员技术培训,绝大多数农民也认为:如果自己不想依靠这一技术谋生,自己是不会去参与这一培训的。

在调查中发现,农民比较感兴趣的学习内容有:

1、新的农业操作知识。例如新的农药使用方法、新的农业技术等等。特别是能够直接减少自己的劳动强度、提高劳动效率的新操作知识,农民是非常欢迎的,学习起来也是非常快的。

2、生活家居小常识。如如何节约用电用水等等。这些主要是女性比较感兴趣。对于能够节约生活必要开支而且能够提高生活质量的知识,女性也表现出了比较高的学习兴趣。

3、党和政府最近有关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的方针政策。这些也是农民们茶余饭后最关心的问题。因为这些直接关系到自己的生活前景。

4、直接关系到自己最近将用以谋生的知识技术。例如某些机器的操作技术、维修技术等等。

(三)再学习的途径:相对比较单一

就调查结果显示,农民进行再学习的途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单一的。主要有以下几个途径:

1、农业技术人员的推广性培训。新的农业操作技术在农民中的推广,主要依靠的就是农业技术人员的培训。主要有讲座、现场培训等等。

2、电视、广播、报纸等主要传播媒体里所介绍的知识。

农民们普遍认为,如果不是有绝对的必要,自己是不会主动去参加任何培训班学习的。“既花时间又花钱,还不如在家里看电视。”许多农民如是说。

(四)再学习的时间:不固定

就调查结果来看,本镇农民再学习的时间是非常不稳定的。即使是再学习积极性比较高的青年农民,也只有极其少数能够肯定:几乎每天都保证一定的学习时间。有再学习经历的农民中,绝大多数农民只是在一定的情况下学习一段时间,而几乎没有“坚持学习”的概念。究其原因,主要有两点:

1、思想观念方面的原因。在他们观念里,普遍认为,自己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不学习。学习只是为了短期的目的和利益。如果没有短期就可见的目的或者利益的驱使,是很难说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参加到学习培训中来的。因为职业行为所造成的思想观念的长期不变性使大多数农民很难接受“自己必须不断学习”这一观念。再由于封建残余观念的影响,有些父亲或者丈夫还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不赞成自己的女儿或者妻子去参加学习培训。

2、时间方面的原因。由于职业的关系,农民的工作时间是极不稳定的。忙的时候,一天工作劳动十五六个小时;空闲的时候,每天只有搓麻将、斗地主、看电视这些事情。由于工作时间的不稳定,农民也就很难形成非常严格的时间观念,很难形成非常有效率的行为方式。

(五)再学习与再就业之间的关系:相关性相当高

从调查中发现,再学习与再就业之间的相关性相当高。这主要是针对失地农民和失业农民而言。

我们这里所说的失业农民,主要是指一部分生活在农村、并没有失去土地而实际上由于土地已经不能够满足他们的劳动需求而已经失去职业的农民。这一部分农民的失业行为是隐性的,因此不为人所重视;而实际上,他们的生活也是比较艰难的。这一部分农民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农村的无业妇女。

从调查中发现,三年内参加过学习培训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五十岁以下),再就业的比例高达42%强。而没有参加过学习培训的这一数据则只有20%有零。这有结果充分说明,失地失业农民只要能够参加学习,再就业的机会是相当大的。




上一篇:提升农村劳动力素质培训绩效之我见       下一篇:从心理学若干视角进行中国农村成人教育的思索和探讨

网友评论 | 请礼貌用语,文明评论,禁止刷屏,乱发广告信息!
姓名:    验证码:
内容:
0
以下为网友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暂时还没有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内容
相关内容

Copyright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宁波市鄞州区集士港社区教育学院 联系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集士港方家村

邮政编码:315171 联系电话:0574-88421200

浙江ICP备11049715号